当前位置:首页 > 肇念桃 > 正文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摘要: 文|奇偶派 今年的7月无疑是游戏行业的重要节点,《关于推进对外文化贸易高质量的意见》中扩大网络游戏审核试点的消息,使A股...

  文|奇偶派

  今年的7月无疑是游戏行业的重要节点,《关于推进对外文化贸易高质量的意见》中扩大网络游戏审核试点的消息,使A股整个游戏板块四天里涨逾10%,市场对游戏行业似乎又重新注入了信心。

  然而就在7月12日的第三批游戏版号发布之后不久,一则关于疑似存在游戏版号买卖的消息,掀开了游戏行业近几年潜藏的“灰色地带”。

  有媒体爆料称,一家公司三年前与国内某游戏公司签署了某游戏授权协议,实际为购买游戏版号,花费40万元。但在游戏即将上线、需要版号方协助时,这家游戏公司对接人却表示版号源头方出现问题,只能从旁协助,更多问题无法解决。

  对此,国内某游戏公司发布声明表示,尽管本公司拥有该游戏授权,但该游戏运营单位有权自主决定是否将游戏转授权第三方运营,相关媒体报道不实,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游戏版号”可能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概念。但我们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无论是手机游戏还是电脑游戏,在游戏加载画面的底部都会有一排小字显示审批文号,这就是“游戏版号”。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某手游加载页面

  游戏版号是相关监管部门同意游戏出版运营的批准文件,简单来说,没有游戏版号的游戏便无法上线运行,也无法开通买断制或内购制等变现渠道。

  而对于行业监管来说,游戏版号具有以下三个作用:

  1、保护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

  2、对游戏的内容与质量进行审查

  3、宏观调控市场的游戏发行总量

  由此可见,游戏版号对于游戏制作厂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在之前政策趋严的环境下,版号交易成为了不少游戏厂商突破监管限制的行业潜规则。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灰色交易市场,带着疑问,我们体验了一把游戏版号的交易场景。

  1、游戏版号交易地下暗涌

  如今在各大搜索引擎、百度贴吧甚至闲鱼等平台搜索关键字“版号授权”,仍能找到各类从事版号买卖业务的中介机构信息。我们搜索发现,在平台上投放了广告的机构网站中,部分网站虽注册公司及网页信息不同,但实际运营人员则为同一批人。而在他们的网站底部合作伙伴中,赫然列着多家知名游戏企业。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平台搜索结果

  在我们加上某中介机构联系方式后,中介机构的业务经理随即给我们发了一份游戏版号的正规申请流程。流程文件中提到,机构方协助正规游戏版号申请的价格为3.5-4.5 万人民币,视游戏情况确定;申请周期为120-150 工作日(总署受理后 60 工作日),加急另议。

  “三四万还需要半年的周期?”我们向业务经理小玲表达了疑问。“半年也不一定出的来...现在排队可费时间了,总署的排队时间不确定”,小玲我们解释说,“即使是通过我们的加急处理,或是为一些游戏公司提供的走渠道包过服务,这申请周期也是不能保证的。”

  我们了解到,若是游戏公司对自己的产品能否通过申请没有把握,机构方可以通过一些运作来解决过审问题。“如果时间上等不急,咱们可以先收个版号授权,收购公司、永久买断、或者短期1-2年这种”,小玲继续介绍说,“由于版号现在审批时间比较长,还有些同质化比较严重类型的游戏不给审批,所以很多做游戏的公司都会找与自己游戏类似的版号授权来用。”

  小玲向我们解释,收购公司就是做股权变更,公司名下所有资质都是一起。而授权就是运营方给游戏公司提供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和批文材料,并向游戏公司出具授权书。被授权的游戏公司便可以拿着材料,用自己公司的营业执照和游戏包上线运营,但游戏名一定要使用游戏版号所列具的名称,并且游戏公司要具备ICP(网络内容服务商)许可证。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游戏授权价格表(单位:万)

  我们以卡牌类游戏的运营商身份向小玲询问了价格,“授权价格也是根据游戏类型来,名称的话好点就贵一些,若是博彩性质棋牌类的版号,价格浮动会比较大,几十万几百万的都会有。上面那些是永久授权的价格,所以说先问下您预算,说实话这些版号价格也不是我们能定的,都需要跟卖家协商。”

  至于这些游戏版号的来源,小玲回答说,“我们公司平时也收购一些濒临破产的公司来囤积版号,价格上几百万上千万都会有。而跟我们对接授权的这些游戏公司,有很多都是版号办下来没用过,那个灵魂**就是版号下来之后只做过测试,没咋运营过。”

  2、游戏版号的“灰色地带”

  目前,游戏版号的并不合法,相关交易都游走在灰色地带。

  根据《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等法规的规定,购买、套用游戏版号,将被视为游戏内容发生根本变化,应当重新申请版号,否则,将被相关出版行政执法部门按非法出版物查处。

  然而小玲这样告诉我们他们的规避方法,“正常版号是允许联合运营的”。

  面对此问题,小玲随即给我们发了一份永久授权协议的模板。协议中显示,甲方(被授权方)在推广标的游戏过程中,不得违反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游戏运营法律法规,如若发现甲方游戏内容涉嫌违规(包括但不限于色情、暴力、赌博等行为),则乙方(授权方)有权建议修改违规内容,因违规内容产生的处罚,由甲方自行承担责任。协议中同样列有保密条款,也就是说,被授权方只要是正经经营,不涉嫌违规内容,两者之间的交易将不为人知。

  法律目前在违法的套用版号与合法的版号授权之间界定模糊,这就给了版号中介机构可乘之机。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授权协议截图(共9页)

  在游戏业内很多人的认知里“版号到手,积金至斗”,只要做好足够的材料准备,游戏公司们是可以通过正规渠道审批获得的。那么为何却有公司选择花高价并顶着法律风险去购买他人的版号?想要理解此事就要回到四年前游戏行业的“冬天”。

  3、持续了四年的游戏寒冬

  2018年以前,国内游戏行业发展正处在一个烈火烹油的“战国时期”。虽然飞速发展,同时也乱象从生,市场中充斥着大量粗制乱造的产品。几百万就能做一款手游,两三个月就能研发一款游戏的行业现状,扰乱了游戏市场正常秩序。甚至法律禁止的“博彩“领域也成为资本青睐的对象,总有公司能够采取诸多方法绕过限制,或是打擦边球。

  在2016年中国数字娱乐产业年度高峰会上,时任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网络出版监管处处长张怀海在致辞时,提到对游戏行业观点:“精品力作缺乏,业内重数量,轻质量的经营理念还没有得到根本扭转。”

  因此从2018年年初,国家开始了对游戏行业大刀阔斧的改革。

  2018年3月7日,新华社发布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稿件。方案中提到,将组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并不再保留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2018年4月-11月,版号审批暂停。据统计,暂停的268天内有超5000款游戏的申请被搁置。

  待版号再度发放后,月均版号发放数量就从此前的700个下降至2019年的约250个,此后审核数量不断减少。

  这一次的版号停发,瞄准整治游戏行业乱象。

  2018年12月21日,游戏版号重发。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宣布:“首批部分游戏已经完成版号审核,我们正在抓紧核发版号。”

  2018年12月至2020年1月,网络游戏指数上涨26.47%。

  2021年4月23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五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将对报送的游戏审批、重大选题备案、出版单位年检等材料提出统一要求。

  2021年4月30日,教育部办公厅等十五部门印发《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光明行动工作方案(2021—2025年)》。方案中提到,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2021年4月至2021年7月,网络游戏指数下跌12.29%。

  2021.08.30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被称为向游戏企业投下的一枚“核弹”。《通知》中规定,所有网络游戏仅可在周末和节假日晚上8-9点为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的游戏时间;且要严格落实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

  同日,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而后,国家新闻出版署除游戏审批类信息关于游戏类的信息发布大量增加,体现出对游戏行业的重视。

  2021年8月,监管对于游戏政策收紧的信号明确。对应此前2018年3月至9月的阶段,机构改革开启监管收紧以整治游戏行业的内乱,此次则为宏观调控游戏总量,并推崇精品游戏的文化价值、鼓励游戏产品出海。

  直到2022年4月份版号的重新发布,才让游戏厂商们看到了新的转机。但在今年披露的四次审批信息中,单次发放版号的数量,相比18年之后的月均250个,已下降至月均60个。

游戏版号“地下交易”,一个版号能卖上千万?

  政策变更时间线

  在理解了政策不断趋紧的行业背景后,游戏版号变为稀缺资源也就不足为奇。

  据天眼查数据做过统计,仅在2021年7月到2021年年底的五个月里,共有1.4万家游戏相关公司注销,而2020年全年的游戏公司注销数量是1.8万家。

  “穷则生变”,游戏厂商们也曾试图找到一条可行的发展道路。

  在2021年的游戏行业中,几乎所有的游戏公司的重点方向都转向了海外市场。在国外,游戏上线通常不需要经过版号申请过程,更多的审核要求集中在游戏分级上。不过,监管相对宽松并不意味着就能赚到钱。一位曾负责某大型游戏公司海外市场的人士就曾表示,海外市场也已经是一片红海,对于那些没有资金,没有渠道,没有经验,也没有团队的小游戏公司来说,无异于飞蛾扑火。

  既然海外道路对于中小游戏公司来说行不通,部分游戏厂商又将目光转向了版号监管不严的应用市场。然而自2021年上半年以后,苹果中国区也选择了响应国家政策号召,开始要求在中国大陆发布的付费游戏或可提供App内购项目游戏提交批准文号。

  来自多个数据平台的信息显示,自2021年8月以来,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的应用下架数量明显增长。如在2021年8月1日,苹果应用商店中国区下架应用多达31388款,其中游戏类应用达26961款;2021年8月4日再度下架了5589款游戏应用,两天里合计下架的游戏应用超过3万款。

  眼看两条绕过监管的道路都行不通,走投无路的游戏公司们只好开始在危险的边缘试探,直接购买或套用版号。一个游戏版号的地下灰色交易市场,也就此发展起来。

  4、写在最后

  未来,游戏版号买卖这样的危险游戏,可能会越来越少。

  2022年7月21号二十七部门联合发表了《意见》后,扩大游戏审批试点已是近在眼前。一位游戏从业者王象对此表示,“目前放开审批后,对于游戏行业是利好,不管是市场跟投资,都会重新对游戏行业充满信心。”

  游戏精品化已是行业发展大趋势,经过了四年政策高压的磨练,也在腾讯和网易这两家游戏巨头之外,倒逼出一批诸如米哈游这样有实力的游戏公司。

  随着版号放开,越来越多的精品游戏,将有望出现在游戏迷面前,游戏版号交易的市场也可能会就此消失在行业发展的长河里。

  *文中张青、小玲、王象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